鲁甸集散地村同心协力抗旱救济灾民,抗击旱灾

“虽然我们曾经有过错,如此干旱的年头,看到老百姓饮水都如此艰难,作为社会的一分子,我们也应义不容辞尽一份力……”一批社区矫正员在相关部门的引导下,正行走于崎岖的山间小道,专门帮助当地的弱势群体送水。“感谢党和政府的关心,今天我们村每家都接上了两挑水,够喝好几天了。”群众高兴地说。

抗旱,我们在行动

镇、村干部与挂钩单位紧密沟通协调,想方设法争取资金,大力修筑小水窖,指导群众进行抗灾自救。组织人力物力,坚持每天送两车水到缺水最严重的村组,确保人畜饮水安全。营地村完小为确保每个学生天天有水喝,学校14名教师实行轮流值班制,坚持每天走3小时的崎岖山路,为630名在校学生挑水。

10时30分,我们来到瓦折村委会所在地大瓦折村,只见村民们早早地已将各式各样的装水用具密密麻麻地放在送水点,翘首等待着送水车到来。11时许,随着一声喇叭声,两辆送水车来到了送水点,听到喇叭声的村民们有的骑着摩托车,拉着桶赶来,有的挑着、背着大大小小的小桶跑着来到车旁。

面对百年不遇的特大旱灾,营地村村民不等不靠,在挂钩单位的帮扶下,在镇党委政府的领导下,打响了一场抗旱救灾攻坚战。

6月6日上午8时25分,南涧县消防大队院内,一辆消防车和县水务局的送水车正忙着灌水,准备给30公里外的南涧镇瓦折村委会村民们送去人畜饮水。院外,县供水公司门口,三辆农用车承载着三个白色的抗旱送水桶,也在忙碌着。

鲁甸水磨镇营地村位于水磨镇与小寨乡交汇处,属高海拔二半山区,辖区内地表属黄土掩盖下的石灰岩地质构造,无出水成因条件,水源极度匮乏,是鲁甸缺水最为严重的行政村之一,因此成为全县抗旱的重点。其中以五里牌、碳山为主的四个村民小组缺水问题更加突出,人畜饮水正面临着巨大威胁。

6月,本是农民群众繁忙的季节,农历五月初九,是二十四节气中的芒种。行走在彝乡大地上,却是烈日高挂、热浪滚滚,多日来,气温持续居高不下。流经县域的巍山河、窝节河、南涧河相继断流。从蓝色预警信号到高温黄色预警信号,南涧大部分地区再次遭遇了旱灾袭击,据统计数据显示,截至6月4日,全县8个乡镇62个村委会7.31万人、4.25万头大牲畜和30所学校7334名师生不同程度出现饮水困难,县内唯一一座库容1266.7万立方米的中型水库母子垦水库,现蓄水仅210万立方米,县城供水告急;大春粮烟生产80%以上种植面积存在浇地用水困难,因旱已累计造成经济损失7865万元。全县处于重度干旱,大部分库塘干涸,蓄水严重不足。

大旱面前,鲁甸县检察院积极组织协调,先后争取统筹项目资金用于营地村150口小水窖和学校水池、操场等基础设施建设,下派新农村工作指导员千方百计为群众找水、拉水、送水,发放抗旱救灾及春耕备耕物资。

采访途中,文启村委会书记张正白告诉记者,全村辖区内的13个自然村550多户村民基本上都处已缺水,比较严重的村子已经是人畜饮水都保障不了,只有靠村委会统一运送了。这个当了20多年村干部的张正白叹息道:“这年头,吃穿不愁,只求有水喝就满足了!”

图片 1

连日来,记者连续走访了拥翠乡、南涧镇、宝华镇等部分村庄,所到之处,都是烈日高照,所见之景,都是触目惊心缺水。庄稼地里、山头地脚,一阵高过一阵的热浪啃噬着大地的绿色。旱灾来袭,全县各乡镇、各部门干部职工和各地群众积极行动起来,掀起了齐心抗旱的热潮。

“你们来帮我们解决水噶?”打开车门,正在村中老榕树下等水的四、五个老人就忙不迭地向我们抛来了求助信号。走近他们才发现,老榕树根下便是村中的一口老井,老人张凤英一手拿着打水的瓢,一手拿着正在缝制的鞋垫,旁边是半桶水,水面上还漂着片落叶。“我从早上就等起了,到现在都只是打了这半小桶水,这天,真是咋会这样干旱呢!”

“我嫁到村里已经63年了,还从没遇到过让这龙井也干的天气,真是太干了。”84岁的老人鲁会芝拉着记者的手说到。在老人的另一边,村民们正忙着从送水车里抽水、接水,然后忙着将水运回家中。村长杨家荣告诉我们,这是全村41户村民近三天的人畜饮水,下次送水得三天后了。

面对迅猛发展的旱情,南涧各级领导干部积极赶往灾区第一线,组织、指导抗旱救灾工作,深入基层、深入农村、深入旱区的田间地头和缺水农户家中排查化解难题,帮助灾区积极开展生产生活自救。同时,各级各部门也迅速行动起来,各负其责,形成抗旱合力。

直击,我们在现场

“你们看,这两片地里有5个小水塘,大点的三个是我家的,是今年3月份,儿子花了2400元钱请挖机挖出来了,要不是这三个塘子,今年家里的庄稼就无法栽种了。”她所说的“塘子”其实是一个简易的小水塘,可就是这样一个个小水塘,让施秀喜家可以暂时应付目前的旱情了。

5月27日下午5时许,拥翠乡新华村委会左家村后山,50多岁的施秀喜背着竹篮和水桶来到她家的自留地里,小心地从地中间的小水塘中提水、给烟苗浇水。

图片 2

“我们看到村民们用水的难处后,就召集村‘三委班子’和党员们开会研究,决定组织抗旱服务队,采取运送资金村民自筹一部分、村委会争取解决一部分的方式,帮助村民们解决送水难题,并联系了五辆运水车到附近水源点取水。四天来,我们已经为村民们送了近二十趟水了,基本能保证保苗用水。”
瓦折村委会书记刘文富介绍到。

图片 3

拥翠乡党委副书记、乡长汪洪金告诉我们:“这两三年的旱灾让老百姓学会了如何保水,群众自已开挖小水塘,乡党委争取项目和资金架设管网,再加上各村成立保正常供水的‘用水专业合作社’,全乡的群众饮水基本上得到了保障,但面对持续的旱情,群众的生产用水还是十分艰难。”

一个小时后,大大小小的水桶装满了水,村民们又忙碌着将水挑回家中。村外,我们遇见了村委会组织给村民运送保烤烟苗用水的四辆车也满载着水驶向烟农的水窖边。

“我们县消防大队从年初便开始送水了,尤其是4月份以来,每天都向周边缺水村子送水,县水务局也组织了五辆送水车不定时地向群众送水,以确保群众的饮水安全。”县抗旱防汛办负责人席世军告诉记者。

抗旱服务队为村民送水

“这三个小水塘可以保住700多方水,这是今年当地群众用得最多的抗旱举措,方便、简单、实惠,比小水窖能装。”该乡水利站站长罗江华告诉记者。随后,我们沿着山间的乡村公路走,我们看到了二三十个类似大小的小水塘,其中一部分已积攒下了一个多月前一场小雨留下的“恩赐”,更多的则空的,它们再等待一场大雨的降临。

一个多小时后,我们来到距离老竹者村五公里外的巴洒拉村,沿途所见的四五个村民自发开挖的小水塘,塘中只有土而无水。

图片 4

6月4日下午4时32分,南涧镇文启村委会老竹者村,村中唯一的一口百年老井也干涸了,多年取水的井底小塘已经完全没有了水的影子,一点湿意都没有。

此时,67岁的罗国秀老人用竹篮背着一只水桶准备去找水。她告诉我们,家里养了6头牛,他和老伴、儿媳妇每天都各自背一只桶到村外找水背,一天也就一个来回,有时还不够用。

面对旱情,南涧镇组织了9支抗旱服务队投入抗旱,拥翠乡组织全体干部职工分赴各村了解旱情,解决用水难题,无量山镇组织镇村干部深入各自联系村宣传困难时期用水政策,提高群众的抗旱意识,引导缺水区域群众积极开展自救互救。鼓励有水源区域搞好节水灌溉、科学抗旱保苗、搞好田间管理,稳住大春粮烟产量。目前,全县已投入救灾资金1700万元,主要用于抗旱保障、运水送水补助、烟叶生产、小型提水水利工程补助等,解决缺水、抗旱燃眉之急。同时,组织农业专业技术人员深入各村开展节水旱作技术指导服务,尽可能地保苗促移栽;水务部门加大对小水窖、小塘坝等小型抗旱设施的维修工作,组织抗旱服务队和4辆抗旱送水车,为饮水困难群众特别是交通条件较差的山区群众拉水、送水、抽水、提水,并将180台套抽水机分配到各乡镇进行抽水、蓄水,全力解决人畜饮水困难;县级各部门以挂钩帮扶形式,以“一村一策”有针对性地提出缺水村组的抗旱应对措施,并结合当前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建立县级领导干部“十个一”联系点制度,带头深入挂钩联系村组、学校摸底排查群众的缺水情况;各乡镇及时成立“用水专业合作社”,切实算好水账、调好水价,及时协调解决受灾群众生产生活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