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木萨尔县电商让老乡与商场,时机推进电子商务进农村

电商进村繁荣农村经济

政府“拉网”,疏通“最初一百米”

作为昔日盛唐时期的北庭都护府所在地,吉木萨尔县积极抢抓国家实施“互联网+”的战略机遇,2015年率先在昌吉州开展电子商务进农村工作,着力突破消费品下乡和农产品卖难瓶颈,打造线上线下融合、覆盖全程、综合配套、安全高效、便捷实惠的现代农村商品流通和服务网络。

12月13日,“中国特产·昌吉馆”在吉木萨尔县成功上线,昌吉州首届互联网创业高峰论坛同时开坛。

今年,新地乡将农村电子商务作为精准扶贫的重要载体和抓手,在牧业村打造少数民族刺绣和特色奶制品、民族风味乳肉品牌产品,通过互联网+,实现线上销售,带动牧民增收、倒逼农业转型升级,促进少数民族村一、二、三产业融合。

吉木萨尔县帮助引导农牧民变被动“触网”为主动“上线”。2015年7月组建了首家农村电子商务公司、农村电子商务服务中心,积极打造“吉木萨尔巴扎”电子商务平台。政府为服务中心免费提供占地550平方办公场所,并出资约200万元,为运营商购置了全套办公设施,并配备了20个公益性岗位。整合投资7.18亿元,建成占地1060亩的北庭综合物流园,引导317家已入驻企业“触网转型”,与“互联网+”深度结合,被升级为昌吉州电子商务产业园,并被评为自治区电子商务产业园、小微企业创业孵化园。

郝拥军表示,发展电子商务有利于促转型,通过电子商务有效倒逼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效化解资源与市场的距离问题,使实体经济产品上行拓宽市场,促进经济由粗放低质发展向精细化、高质化发展,实现产业转型升级。

截至目前,县财政本级已累计投入近1400万元,实施“宽带网络村村通”工程,同时启动全城公共区域WIFI覆盖工程。先后建立县级电商运营中心1个、乡镇电商综合服务站9个、村级电商综合服务网点57个,实现县、乡、村三级电商服务体系全覆盖,宽带网络进村全覆盖,每个村级服务站点配备3名“电商掌柜”。

发展电商补短板

目前,该县已收集农特产品200余种,精选庄子红花油、中德辣椒丝、原野真空玉米、丁彦成粉条等55种特色商品形成“网货”,同步正在对69种商品进行电子化商品包装设计。通过淘宝、京东、1688等平台线上销售和线上订单,带动线下销售额达1.1亿元以上。

此外,建立了县域电商运营中心、覆盖乡村的电商服务体系和支持农村电商发展的系列政策;依托淘宝、京东、1号店、有赞商城主流电商平台,搭建“特产中国•昌吉馆”,形成全州电商产业聚集效应。

服务站工作人员薛莹拿着包装好的10多瓶驴奶和五公斤野猪肉给服务站补货。她说:“最近村里的驴奶在网上卖的非常火,每天都不够卖,而且都销往全疆各地。”当天,服务站销售各种特色农产品3500多元,代购商品1700多元。

吉木萨尔县结合实际,围绕“一县一品、一乡一业、一村一特”产业定位,提出“互联网+历史文化名城+特色农品+北庭文化旅游”发展定位,计划用三年时间将吉木萨尔打造成为准东的“后勤供应基地”、乌昌的“中央厨房”、新疆的“有机粮仓”。

12月初,记者在吉木萨尔县老台乡老湖村电子商务服务站看到,前来代购的农牧民排起了长队,为过春节多买一些物美价廉的商品。该乡二工河村村民曹正明在服务站负责人邱荣的帮助下,成功下单买了两条79元的牛仔裤。“今天买的这两条裤子感觉挺划算的,质量也不错。以后我还要常来这里学习网上购物,在家中购买自己喜欢的商品。”

北庭镇余家宫村电商服务站自今年3月运营以来,以村级组织阵地为基础,以村里的种植合作社为依托,采取“电商+合作社+支部”模式,成立农村电子商务便民服务站。

在新疆,由于地广人稀,交通距离远,物流成本居高不下。该县由县商经委牵头,吸纳全县35家快递物流企业组建商贸流通配送服务协会,目前已与邮政公司、“三通一达”新疆总部建立战略合作,对协会会员企业执行全疆最低快递资费,邮政汽运价格5公斤4元;三通一达汽运3公斤7元、续重每公斤2.5元;航运每公斤4元。县财政同步对农产品上行给予为期三年的快递补贴(2元/大件、1元/小件)。同时,由县农业局牵头,吸纳全县43家龙头企业和专业合作社组建县农产品电子商务协会,注册“吉康农品”县域公共商标,着力探索解决农产品资源整合、推广、销售问题。目前,该县正在由专业公司制定品牌策划推广方案和农产品质量可追溯体系建设方案。

12月13日,在该县举办的昌吉州首届互联网创业高峰论坛暨“中国特产•昌吉馆”上线仪式上,吉木萨尔县委书记郝拥军表示,吉木萨尔县把电子商务作为建设“花儿昌吉”、建成“三个北庭”、实现“六个走在前列”的重要突破口和助推器。

经过一年多探索,吉木萨尔县初步形成”123456″农村电子商务发展“吉木萨尔模式”:即组建一套机构、建立两个协会、把握三个关键、搭建四个州级特色馆、执行“五免”优惠政策、建立了“六个一”服务保障机制。

还成立了吉木萨尔县农产品电子商务协会和商贸流通配送服务协会,负责特色农个产品的普查、征集、展示、实体销售和配送产品等。

发展电子商务人才是关键。吉木萨尔县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形式加大运营管理人才的引进,为农村电商发展提供支撑。

机制保障是关键

老台乡老湖村电子商务服务站则把野猪、驴奶、驴肉及牦牛产业,发展“一乡一业”主打品牌,培育更多电商本地特色产品。

12月13日,吉木萨尔县分别与京东集团签订了战略协议,吉木萨尔县与昌吉州电信分公司签订了“宽带网络村村通”战略合作协议,与昌吉州邮政管理局签订了“推进邮政业服务农村电子商务发展”战略合作协议。

在吉木萨尔县,像马德州这样的“电商达人”,还有二工镇的“飞狐侠”、“鸽子王”、“獭兔哥”等一大批农民。

自2015年5月吉木萨尔县启动实施电子商务进农村工作以来,截至目前,县财政已累计投入近1400万元,建立县级电商运营中心1个、乡镇电商综合服务站9个、村级电商综合服务网点57个,实现县、乡、村三级电商服务体系100%覆盖,宽带网络进村100%覆盖,每个村级服务站点都配备3名“电商掌柜”启动全城公共区域WIFI覆盖工程;目前通过淘宝、京东、1688等平台线上销售和线上订单达1200余万元,带动线下销售额达1.1亿元以上。

吉木萨尔县委书记郝拥军直言不讳地说:“发展电子商务能有效解决当地有名的白皮大蒜、红花、马铃薯、海棠等特色农产品的销售无法做大做强等问题。但是,有礼品缺商品,有产品没商品等问题依然突出。我们查不足、补短板,通过电子商务倒逼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效化解资源与市场的距离问题,使实体经济产品上行拓宽市场,促进经济由粗放低质发展向精细化、高质化发展,实现产业转型升级。”

吉木萨尔县委常委王志辉介绍,通过对邮路补贴50万元,打通快递进村的最后一公里,此外通过对每件投出的快递进行一定的资金补贴,打通电子商务进农村的瓶颈。

采访中,县委常委王志辉用“进出口”“三点”概括发展农村电商的意义:即打通农产品销售出口和商品下乡的进口;农牧民卖产品多赚一点,买商品少花一点,腰包鼓一点。建立县域电商运营中心、覆盖乡村的电商服务体系和支持农村电商发展的系列政策,依托淘宝、京东、1号店、有赞商城主流电商平台,搭建“特产中国·昌吉馆”,形成全州电商产业聚集效应,助力农村特产上线走出去,进入城市千家万户,农村电商已成为农民增收的重要渠道。

还执行免费提供办公场地、免费培训、免费进行企业注册、免费上网、免费提供产品包装设计服务等“五免”优惠政策。

就在半年前,马德州还为自己今年饲养的1.85万只天山雪鹅未来的销路忧心忡忡。如今,马德州通过“老八”QQ群、“鹅司令”微信群等平台,晃动手指轻轻触动鼠标,网上订单不断,体重五公斤以下的肉鹅每只价格150多元;一枚鹅蛋卖到8元钱,而且供不应求。今年,他领军的九鼎专业养殖合作社15户农民肉鹅收入60多万元,鹅蛋收入20多万元。

他还曾向该县各级领导干部建议,借用电子商务来化解发展中遇到的各种困难和问题,把当前查不足、补短板工作与电子商务有机结合,在互联网+的时代背景下寻找工作突破口。

该县依托西域传奇网络科技公司等电商企业,多层次培养人才,手把手、点对点,一个一个扶持农村“电商达人”。该县先后组织各类电商培训33场次、6600多人次。其中,师资高级班分别前往乌鲁木齐、杭州进行专业系统化培训;开展了党政、机关、事业单位人员普及式培训、企业人员培训,为推动全县企业、合作社升级转型提供了专业知识与技术支持。特别是针对乡镇、村干部群众的基础知识宣讲与电子商务体验讲解和实操培训,夯实了发展农村电商的基础。通过大规模、多层次的培训,带动和引导全县群众参与进来,形成百花齐放的局面。

新地乡新地沟牧民定居点依托孜力玛刺绣合作社建立了新地沟村电商服务点,植入便民服务功能,实现“牧民办事不出村”信息化服务,帮助牧民将畜产品、奶制品、刺绣产品等通过互联网销往全国各地,同时为牧民代购各种物品。

农村电子商务发展的主角是农民,吉木萨尔县是怎么吸引农牧民“从后台走到前台”,变“台下听戏”为“登台唱戏”的?据该县县委常委王志辉介绍,主要是从培训抓起,组织引导农牧民首先“触网”。

经过一年多的探索、实践,吉木萨尔县先后引进以西域传奇为代表的5家电商企业和40余家物流快递公司注册落实,培育北庭丝路、北庭之窗等3家本地电商公司蓬勃发展,发展个体网店300余家,电商行业从业人数700余人,带动就业1500余人,先后被评为“自治区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国家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

这一年7月,该县正式启动实施“电子商务进农村”工作,自上而下建立县、乡、村三级电商服务体系。突破消费品下乡“买难”和农产品“卖难”瓶颈,打造线上线下融合、覆盖全程、综合配套、安全高效、便捷实惠的现代农村商品流通和服务网络。

余家宫村电商服务站副站长唐江梅介绍,电商服务站已具备网络购物、网络销售、网订店取、网订店送、缴费支付、取送货品、农村创业、本地生活等八大服务功能,并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农民“上线”,“联通最后一公里”

郝拥军直言不讳地说,发展电子商务有利于吉木萨尔县补短板,比如,当地有名的白皮大蒜、红花、马铃薯、海棠等特色农产品的销售无法做大做强的问题,可用电子商务系统解决。

吉木萨尔县农村电商的发展,激活了农村经济发展、农民增收一池春水,引来了邮政、圆通、申通、中通、韵达、百世汇通等30余家快递物流企业,年收发货量50万件。县域支付宝用户,从2015年初的1.3万人,提高到2016年初的2.47万人,同比提高90%。

而老台乡则把野猪、驴奶、驴肉及牦牛产业,作为农村电子商务“一乡一业”主打品牌,培育更多电商本地特色产品。

北庭镇余家宫村电子商务服务站以村种植合作社为依托,采取“电商+合作社+支部”模式,成立农村电子商务便民服务站。据副站长唐江梅介绍,电商服务站已具备网络购物、网络销售、网订店取、网订店送、缴费支付、取送货品、农村创业、本地生活等八大服务功能,并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郝拥军还介绍,建立了“六个一”服务保障机制,即一个县域主打一款公共品牌,在整合农特产品方面聚一把;一个县级领导包一个电商经营主体,在近距离接触电商过程中帮一把;一个部门围绕电商办一件实事,在政策扶持上推一把;一个乡镇主导一个适合网上销售的产业,在丰富电商产品上添一把;一个村结合实际挖掘一款农特产品,在县域公共品牌建设上助一把;一个村培育一个农村电商达人,在示范带动群众参与上带一把。

北庭镇余家宫村农民张江梅原来开了一个小商店,生意清淡。她加入村级电商服务站并担任副站长后如虎添翼,“小打小闹”变成了“大兵团作战”,代收代卖各类农产品,还帮村民网上代购各类商品,代缴水、电、电话、宽带等费用。

郝拥军介绍,为了抓好农村电子商务工作,吉木萨尔县成立了由党政“一把手”任组长的电子商务工作领导小组,并抽调专职人员成立电商办。

新地乡新地沟村依托孜力玛刺绣合作社建立电子商务服务站,植入便民服务功能,实现牧民办事不出村信息化服务,帮助牧民将畜产品、奶制品、刺绣产品等通过互联网销往全国各地,同时为牧民代购各种物品。

吉木萨尔县电商达人、九鼎专业养殖合作社社长马德州说,通过参加县里组织的电商培训,将合作社的鹅和鹅蛋在电商平台销售,今年不仅早早售罄合作社的鹅和鹅蛋,还创下了一枚有机鹅蛋售价8元的佳绩,合作社养殖户的收入创了记录。

“链接”市场,电商便民又富民

该县出台农村电商扶持政策,县财政本级每年拿出1000万元,重点扶持电商人才培训、项目孵化、企业培育、大学生创业就业以及公共服务平台及配套建设,并将电商纳入乡镇、部门绩效考核。为57个村级服务站点配置A/B/C岗工作人员,给予A/B岗人员三年每月1000元补贴,将每一个服务网点打造成为“电商便民点”,使农村人与城里人一样,足不出户就可以预定飞机票、火车票,缴纳水电费、电话费,买到平常集市上买不到的东西,实现购物、销售、生活、金融、创业“五个不出村”,充分享受信息化、互联网成果。

吉木萨尔县距乌鲁木齐160公里,农村信息比较闭塞。2014年,当网上购物呈井喷式发展,农产品还依然走不出一年多卖难、一年少俏销的困扰。同时,农村群众购物要到乡镇、县城甚至乌鲁木齐,很不方便,怎样才能打通线上“最初一百米”和线下“最后一公里”吉木萨尔县敏锐地抓住这一契机,把电子商务作为链接农村、农民、农产品与大市场的广阔平台,着力进行培育。

这两天,大有镇韭菜园子村农民马德州穿着崭新的羽绒服窄腿裤,开着心爱的长城哈弗越野车,体面地参加过去想都不敢想的“大场面”活动。

“我通过微信群、QQ群和电商平台,每天将准东五彩湾东方希望等企业的农副产品需求种类、数量统计出来,发给村新青年合作社,由他们配货后用车送去,每天光蔬菜就有2吨。还真有点网上做买卖,家里数票子的感觉。”张江梅开心地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