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脱维亚里加洋行补栏百万羽,家畜养殖户伊始补栏

下游肉市场恢复还有待时日

这几天,三门县桑洲镇叶崇快的养鸡场又热闹起来。一群群毛绒绒的小鸡在林间空地上追逐嬉戏,叽叽喳喳的叫声使山林充满了生气。就在上个星期四,叶崇快从振宁公司新进了1万多羽苗鸡,这也是禽流感暴发以来,他这个土鸡养殖场在空栏了近一个月之后,引进的首批苗鸡。
进入5月中下旬,禽流感的阴霾渐渐散去。5月24日,农业部将禽流感的防控等级由”一类”调到”二类”,标志着家禽养殖业最坏的时期已经过去。记者从各地了解的信息看,曾经冰封的禽类消费市场正在解冻,不少养禽专业户开始补栏,生产逐渐恢复。但养殖者的信心一如这些毛绒绒的小鸡:充满希望,又很脆弱。
生产正在恢复中
叶崇快养了5年土鸡,年出栏量在2万羽至3万羽之间。跨入养鸡这个行业第一天起,他就同宁波振宁牧业公司合作,每年的净利润都在四五万元左右。由于禽流感,今年上半年出栏的1万多羽鸡没赚到什么钱,但因为公司按订单价收购,也没亏到钱。
“压栏了15天,每天每只鸡的饲料成本在0.3元左右,1万只鸡就增加了三四万元成本。这个钱公司答应会补偿一些,如果补偿到位了,实际上还是有赚的。”叶崇快告诉记者,他并不急于向公司结算这笔补偿款。因为”公司也亏了很多钱”。他说:”养鸡有风险,但有振宁公司这棵大树罩着,也没什么好担忧的。”
“从5月下旬起,公司的苗鸡孵化量逐渐恢复到了正常水平。”振宁公司副总经理陈希杭告诉记者,禽流感期间,公司坚持按订单价收购,承担了很大损失,但公司与养殖户的合作模式并不打算有丝毫改变。
长兴县和平镇的邱开忠这两天也在忙着采购苗鸡。邱开忠既是养禽大户,也是个经纪人。除了自己办了两个养鸡厂,还联手和平、妙西等地的30多位养鸡专业户,年出栏白羽肉鸡200多万羽,主要提供给位于富阳的杭州申浙家禽有限公司。
“如果没有申浙公司,我们这次就亏惨了。”邱开忠说,由于申浙公司在市场最困难的时候,坚持按保护价收购,养殖户亏损并不大,所以生产恢复得也比较快。”这几天,我们每天都要进2到3万羽苗鸡。本可以进得更多,但要考虑申浙公司的加工进度,所以要控制补栏的节奏。”
同叶崇快、邱开忠不一样,长兴县泗安镇赵村养鸡专业户肖贤斌并没有与龙头企业有稳定的合作关系,所以这次只能直面禽流感的冲击。”损失了10多万元,差不多相当于前两年的利润。”肖贤斌告诉记者。尽管很受伤,但当疫情略有好转后,他还是补栏了一批苗鸡。”越是在没人敢养的时候越要养,这跟炒股票差不多。”养了10多年土鸡的肖贤斌寄希望于禽流感之后,土鸡的价格会大涨,将过去的损失挽回来。”就算赌一把吧。”他说。
“家禽生产正在恢复。”长兴大洋生物饲料有限公司总经理苏卫琴告诉记者,从5月中旬起,公司家禽饲料的销售出现了回升势头。
危机之后见变化
尽管振宁公司并不打算改变与养殖户的合作模式,但冷库里贮存的价值数百万元的冻鸡肉,以及禽流感后改变活禽交易的呼声还是促使公司作出应变。
在杭州市江干区太平门直街,有一家振宁公司的土鸡专卖店,禽流感疫情发生后一直关门。眼下,尽管还没有重新开张,但专卖店门面已经装饰一新。透过半拉起的卷闸门,可以看到,店内原来装活禽的一排排鸡笼已经撤离,被崭新的冷柜取代,显得整洁亮堂。
“公司已经投入了100多万元,对杭州、宁波的专卖店进行改造,添置了冷柜;新买了3辆冷藏车,负责向杭州、宁波、上海三个城市送货。”陈希杭认为,从长远看,冷鲜禽进城是大势所趋。目前像杭州、宁波、上海这些城市,活禽交易还没有放开,但冷鲜禽销售是可以的,所以公司决定改变过去单一活禽销售的局面,发展冷鲜禽销售。公司原来就有家禽屠宰场,定点屠宰不成问题,这次改造主要是完善运输、终端销售的冷链建设。”土鸡杀白后,由充氮气的冷藏车送进城,口感不会比现杀的活鸡差。”他说。
申浙家禽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国兴这几天有点烦,日屠宰6万羽肉鸡能力的加工流水线停工已经一个星期了。”市场上已经收不到白羽肉鸡了。”陈国兴告诉记者,他现在正着手建立自己的养殖基地,在富阳当地发展一批与公司合作紧密的白羽肉鸡养殖大户,以稳定公司货源。
长兴县泗安镇的养鸭大户喻学忠则向记者打听,建合作社需要哪些条件,或者在长兴当地有没有现成的合作社可以加入。这次禽流感冲击让以前一直单打独斗的喻学忠感受到了抱团取暖的重要性。”像我们这样规模的养殖户,即使政府有补助,也很难享受到,加入合作社,至少可以争取到一些政府的扶持政策。”
振宁董事长、宁波市禽业协会会长屠友金告诉记者,经历这次禽流感冲击,养禽业需要作出调整,一是完善市场流通方式,二是集约化经营规模化生产。要提高养禽业的组织化程度,进一步发挥龙头企业和专业合作社的作用。
脆弱信心需呵护
尽管肖贤斌凭经验认为,禽流感过后土鸡的市场价格会大涨,但市场的恢复显然没那么快。特别是上海、杭州等大城市的活禽交易迟迟没有放开,这让他难免担忧。”我养的土鸡一直供应上海市场,但直到现在,过去常联系的贩销户还是一点音讯也没有。”
肖贤斌告诉记者,当地不少养殖大户因为吃不准市场走势,至今还选择空栏观望,这也让他对自己的补栏决定是否正确产生怀疑。”如果这批鸡再砸了,那就真伤元气了。”他说。
振宁公司则希望政府给养禽业更多的扶持。陈希杭告诉记者,禽流感期间,公司坚持按订单价收购签约养殖户的土鸡,保护了养殖户的利益,但公司很受伤,直接损失超过了500万元。现在发展生产、兑现公司承诺给养殖户的压栏补贴,都需要大笔资金。虽然当地信贷部门没有出现限贷、压贷,但对利润不高,又刚刚受到重创的一家农业龙头企业来说,过多的借贷也是个沉重的负担。”希望政府的补助资金能够尽快到位。”他说。
申浙公司在筹建养殖基地时,则遇到了土地的难题。陈国兴介绍说,白羽肉鸡又称快大鸡,生产周期短、工厂化养殖,适合分割作冰鲜产品销售,这几年市场需求一直呈稳步上升态势,农民养殖收益也比较稳定可观。富阳当地有不少丘陵山地,适合白羽肉鸡养殖。发展一户万羽白羽肉鸡养殖场,一两亩地就够了,”但没有相关的批准,你就是搭个棚,也会被认定为违章建筑给拆了”。所以,他希望政府部门多从发展生产稳定供给角度考虑,保障养殖用地需求。
另外,对陈国兴来说,目前一方面是收不到鸡,另一方面是前期加工的冻鸡肉迟迟销不出去。”公司产品主要面向杭州的一些政府机关、高校的食堂,到目前为止,这些单位食堂都还没有进禽肉产品。公司已经积压了2700多吨产品。”陈国兴希望加强对科学消费禽类产品的引导,”不光是政府领导在媒体上带头吃鸡,社会各界都要对家禽业给予更多呵护。”

杭州市禽蛋行业协会会长钱明伙认为,让养殖户心存疑虑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担心短期内再次暴发禽流感,让刚遭遇重创的养殖户再受一次打击:“从苗鸡到出栏,养一只鸡的成本大约是20元,养殖户养一万只鸡成本就要20万元,如果再来一次禽流感,很多养殖户将破产。”

此外,下游的肉鸡市场迟迟没有完全恢复,价格也一直上不去也是养殖户不敢放开手脚的原因之一。杭州华东家禽交易中心的负责人高天荣说,目前市场上土鸡的销售已经恢复了八九成,但速成鸡这一块,由于受市面上大量库存冷冻鸡的影响,销量只有平时的20%左右,价格也很低,几乎还不到养殖户的成本价。

宁波振宁牧业副总经理陈希杭说,往年公司肉鸡批发价在11元/斤左右,目前只能卖到7-8元/斤,每天的销量也从以前的一万多羽,降低到6000-7000羽。公司现在也在控制苗鸡的发放,不敢给农夫提供太多。

钱明伙认为,目前下游的消费市场还在恢复当中,对上游养殖户来说,如果今年没有再暴发禽流感,那么到明年2月份过完农历新年后,整个行业的补栏量会迅速上升,鸡苗和肉鸡的价格,也会有所上升。

发表评论